埃及前驻华大使:中埃友好万古长青

湖南一村支书陪领导喝酒后死亡

原标题:小区拆围墙?网友有四大疑问

21日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(简称《意见》)出台。在这篇近万字的长文中,最受舆情关注的大概是这一百多字:“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,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。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,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,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,促进土地节约利用。树立“窄马路、密路网”的城市道路布局理念,建设快速路、主次干路和支路级配合理的道路网系统。”

住宅小区不再封闭,唱着“我家大门常打开”的歌儿拆掉自家小区的围墙成了大家伙关切的焦点。“治安谁负责?”“以后小区楼下不断有车辆路过,大家是不是也别睡觉啦,可以起来嗨!”“公摊面积30%已经哭晕在小区的路上”这些评论纷纷上了头条。

【网友提问】我小区里那点路,拿出来“塞牙缝”都嫌窄吧?

“小区、高校”内部路比上海道路总里程还要多,走趟车妥妥的。

每位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市民,都有种出行难、停车难的痛感,深刻体会着“你在机场等我去复合,我却永远堵在西二环”的尴尬。而在这难那难的背后,则是遍布中国城市的“梗阻”。

【数据解读】这些梗阻不是别的,正是很多小区。小区的道路看起来少,可积累起来却也是个庞大的数据。记者独家获得的“高德地图”大数据显示,根据高德地图的测算,目前上海市城市道路(包括内部路、未铺设道路和上下线分离道路)约为4.56万公里。

相比之下,2015年9月份公布的上海市第五次综合交通调查报告显示,目前上海市道路总里程为1.78万公里,不到高德地图数据的40%。而在多出的2.78万公里道路中,很大一部分就是“内部路”,即包括各个小区、高校的内部道路。由此可见,如果能将“内部路”中的一部分释放出来,将会为城市交通注入很大的流动性。

【网友提问】我把小区路拿出来,真能缓解交通拥堵吗?

我国路网密度和国外比起来不是低,那是相当的低。

实际上,中国特大城市的路网密度要远低于国外特大城市,这也是导致我国不少特大城市交通拥堵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【数据解读】昆明交通所2015年一篇论文中曾引用数据显示,和美国、日本等国家相比,中国特大城市的路网密度普遍低于10公里/平方公里。而本次《意见》中,我国目标是到2020年,城市建成区平均路网密度提高到8公里/平方公里。

正是由于路网密度偏低,我们的城市看起来没有“走”起来“拥挤”。在知识问答类网站“知乎”上,网友“CnDriver”就对比过北京、上海、巴黎、东京、华盛顿的卫星地图,如果站在5公里的高空俯视这些城市的话,我们将会看到同样是特大型城市,中国城市的道路密度显然远不如国际上的特大城市。这就好比一座毛细血管不够丰富的城市,自然会出现各种堵塞。所以,拆围墙的本质是为了让小区不再成为城市的“梗阻”,实现了从“此路是我开”向“四通八达”的转变。

网友“wanglaow”就说,“当年邻近封闭小区建成,结果我每天早晨上班时得多走两公里去公交车站。” 

【网友提问】公摊面积30%的哭晕在小区,花了钱现在说上交就上交?

物权界定、资金来源等大量基础性工作有待解决。

我国物权法中规定,建筑区划内的道路,属于业主共有,但属于城镇公共道路的除外。建筑区划内的绿地,属于业主共有,但属于城镇公共绿地或者明示属于个人的除外。建筑区划内的其他公共场所、公用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,属于业主共有。

当年买这些公摊面积都是花了真金白银的,不少网民吐槽:“现在大家都来用,业主能设闸收钱吗?”在一项有上万人参加的网络投票显示,对于“封闭小区逐步打开之后,你最担心什么”的问题,担心“停车场、绿地、健身等公共资源占用问题”占比近四分之一。

【专家说法】上海交大社会认知与行为科学研究院教授蒋宏认为,首先不必断章取义,文件里提到的是“原则上”等于设置了边界,为可能引发的冲突和矛盾留足了缓冲时间。其次,实践还要经过检验,在小区开放的过程中,涉及很多物权界定、管理权限、资金来源等问题,这些都需要有大量基础性工作垫底,很难“一刀切”解决。

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表示,开放小区的问题要分类处理,比如文保单位、大学、医院等机构的道路能完全开放吗?一旦实施,交通问题可能解决或缓解,但随之而来的其他问题也必须配套解决。“其实,解决交通的基本思路是发展公共交通、限止私家车,而不是抢占其他空间资源,毕竟空间资源永运是有限的。”

【网友提问】小区开放了,大家以后都能去星河湾摆烧烤摊了吗?

“六尺巷”靠的是觉悟,小区开放得靠机制。

在上述投票调查中,担心“人身财产等安全问题”的投票人数占比接近三分之二。记者采访发现,对于开放小区,公众最担心的还是治安问题。现在有围墙有些小区都经常被小偷光顾,如果没有了围墙,老人、小孩的安全问题怎么办,防盗问题怎么办?这是号召大家以后都去星河湾摆烧烤摊,去政府大院上厕所的节奏吗?

【专家说法】清华大学教授沈阳认为,欧美的大学、小区基本都没有围墙,这一方面是思想开放的体现;另一方面是他们的楼栋安保比较到位。比如一些国外大学,进楼上几层全由你的ID卡决定,你的权限只能到二层,则三层的门就没法刷开。中国小区是大门看得严,里面松得很。所以,要拆墙,需要优先强化建筑物进出的安全性。

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秘书长石楠认为,开放小区既涉及小区业主权益的维护、物业管理的升级、治安与配套设施的跟进等问题,仍需在制度上与法律上出台配套政策,也需要根据小区所在地段特征妥善处理开放方式。

其实,在2016年春晚中,赵薇的一曲《六尺巷》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。实际上,“六尺巷”正是一个将私家土地改造为公共道路的先例,如今《意见》中的相关提法,也可以视为“六尺巷”模式的延续。

历史上,“六尺巷”的形成靠的是一封信,所谓“但让三尺又何妨?”但是,如今小区开放却不能靠一封信就落实,说到底,还是要依靠合理的制度安排,不能让老实人吃亏。(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叶健 周琳 王原)

湖南一村支书陪领导喝酒后死亡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